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政务动态 > 乡镇传真

淝水岸边的金桥中学

高峰

中国肥西门户网站发布日期:2020-03-23 10:25来源:县政府信息中心 【字体:  

每当陶老师出现在讲台的时候,我全神贯注,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,盯着黑板,他在黑板上洒脱的柳体板书,在我的心中慢慢形成条理清晰“中心思想”和“段落大意”。他呆板苛刻,要求我们下笨功夫背书,从第一篇背到最后一篇。他在课堂上宣读最多的是我的作文,是他一步步培育了一个农家少年靠读书出息的自信,一颗文学的种子也在我心中萌发了嫩芽。他说的最多一句话是:“先做人,再作文,处处留心皆学问”。在课堂上,有时我会突然产生一种不真切的幻觉,在身后黑板的漆黑映衬下,他晃动的花白头发,讲解时露出的洁白牙齿,伸臂板书时因袖口破烂露出棉袄里的一缕白絮,所有这些白点,在我的视网膜里慢慢放大,飞舞,融合,好像形成了一场漫天的大雪,一个安于清贫,毕生致力乡村教育的圣洁的长者,正领着我们在冰天雪地里艰难地跋涉。

在我的印象中,陶老师几乎和我们一样过着清苦的生活,他靠微薄的工资拉扯大六个孩子。三年中,他没有添置过几件象样的衣服。夏天总是那件白色“的确良”衬衫,依稀能看到他一根根凸起的肋骨。冬天的棉袄,外面总是罩着那件洗得发白的灰色“迪卡”中山装。他戴着那顶翻毛的“三块瓦”帽子,总给我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。一日三餐,他也和我们一样,捧着铝合金的饭盒到食堂里打饭打菜,拎着竹篾外壳的水瓶去食堂冲开水。有几次,我无意中观察到他小心地从兜里掏出叠得整齐的饭菜票,一张一张地仔细的数着,他节俭到每一餐都需要盘算。他不抽烟,不喝酒,平时,中山装的四个兜里总是空空如也。

现在,请允许我用蒙太奇的手法,展示其他几位老师身怀绝技的形象: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,为冲刺中考作最后一搏,丁之光校长断然做出了决定,将几位高中老师下派到初三,对我们进行全面的回炉与强化。教数学的江振澜老师,她首先在我们班上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波澜。这个剪着“二道毛”发型的精干的女老师,一上课就是连珠炮似的讲解,连珠炮似的提问,连珠炮似的演算,不给我们片刻喘息之机。她演算,直至整个黑板上不留一点空隙,发现无处下笔,才拿起板擦,一阵乱擦,腾出点点空场,又继续讲解,有时,腾起的粉笔灰,几乎把小小的身躯都笼罩了起来。教英语的孙蓉青老师也不可小觑,她是大学英语专业科班出身。一开始她高估了我们,结果,她用一口标准的漂亮的口语上课,令我们大张嘴巴,如坠云雾。有一次课堂上讲“现在进行时“语法,刚好此时有一架飞机从教室上空飞过,她突然拎我提问,“A plane is flying over the classroom”,ing的用法令我没齿不忘。教物理的孙良璧老师更有一手绝活,他像打磨一块玉璧一样打磨着我们。他一边睁大眼睛面朝着我们不间断讲课,一边反转右手,在黑板上画出直线、三角形、圆等,是盲画,简直像印刷品一样标准精确。教化学的余先润老师,刚刚从学校毕业,他走进教室,起立坐下,鞠躬致礼,总是把谦卑的头颅几乎贴到讲桌上,他细声细语,再剧烈的化学反应,到了他的嘴里都是和风细雨,润物无声。 (二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